北京:首座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线投产

摘要: 北京市首座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线投产试运行
????“吃”下去的是砖头、混凝土块之类的建筑垃圾,“吐”出来的却是可以替代天然砂石的再生建筑骨料。通过一系列破碎、分拣、筛分等处置工艺后,建筑垃圾循环利用率可达90%以上。昨日,首钢环境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向安披露,建在首钢石景山园区内的北京市首座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线已投产试运行,设计年处理能力100万吨,这意味着首钢老厂区里大规模拆除改造工程所产生的建筑垃圾有了新去处。
????据估算,北京每年建筑垃圾产生量高达3500万吨,利用率还不到30%,建筑垃圾资源化产业有巨大提升空间。
????建筑垃圾可就地“消化”
????首钢石景山园区西部,在首钢停产前原本是堆放炉渣的“渣场”。虽然钢渣堆成的小山早已被清理,但随着首钢园区内拆除改造工程的深入,一座座由建筑垃圾堆积而成的小山,又成了这里的新“住户”。
????最新在这里落脚的,要数厂东门内特重型厂房的“零件”,瓷砖、砖头以及还绑着钢筋的混凝土块。个头儿小的,抓一把能从手指缝里漏下去;个头儿壮的,想给它翻个身都费劲。如今,“渣场”里数千立方米建筑垃圾已经摞起了一座五六米高的山包,全部都被黑色的苫布包裹着。
????据初步估算,等首钢老厂区内建筑拆除工程全部完成,垃圾产生量少说得有1000万立方米。如今,一条通体蓝色的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系统已经建成,就屹立在“渣场”中心。这条主要依靠传送带连接的处置线,可以把一块块建筑垃圾囫囵个儿地吞下肚。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处置线的送料口是距离地面三四米高的一个漏斗,漏斗下方已经堆出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土坡,不断有铲车开上来,把刚刚从山包下取出的建筑垃圾倒进漏斗。
????再生骨料可铺路
????一铲子建筑垃圾“下肚”,近3米高的处置线“嗓子眼”里马上传出了剧烈的摩擦声,听上去就像有无数石块在敲击钢板。
????“那是刀盘正在对建筑垃圾进行‘粗破’。”现场值守的首钢资源公司经理张福强介绍,首钢环境公司打造的全北京首家封闭式建筑垃圾资源化项目—城市资源循环利用中心,占地150亩,设计年处理建筑垃圾100万吨,与传统的填埋法相比,每年可节约土地100亩。
????“该项目是北京市实施建筑垃圾资源化的首批示范项目之一,未来将成为北京市首批集建筑垃圾资源化、技术研发为一体的环保中心。”张福强说,从科学角度来看,建筑垃圾经过科学回收、精细化分拣完全可以筛选出作为再生原料的优质骨料,实现循环利用。
????经过“粗破”后,建筑垃圾被切分成直径200毫米以下的大颗粒,然后随着传送带进行风选、磁选等物理化分离处置,先后分拣出建筑垃圾中混杂的木块、纸张、钢筋、塑料等杂质,产生可以代替天然砂石的再生骨料。有意思的是,在最终形成骨料之前,这些颗粒在处置线上还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根据道路建设所需骨料的配比,它们分别会被切成直径20至35毫米、5至20毫米以及5毫米以下的小颗粒。
????“这些再生骨料可用于生产混凝土、路沿石、透水砖等建筑材料,100%替代天然骨料。”王向安说,今后,这些骨料将主要用于首钢园区内的道路建设工程,相比从北京周边购买天然开采的骨料,既保护环境,又节省大量运费。
????粉尘回收二次利用
????这套建筑垃圾处置线虽然是全封闭的,但颗粒破碎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粉尘,依旧得有个合适的去处。
????为此,处置线内部专门配置了多个“吸尘器”,而且,每一台吸尘器都与一条通风管道相接,最后把整条处置线内部产生的粉尘都汇集到一处,利用布袋收集。这一招,不但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粉尘污染,还能产生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粉尘‘纯度’相当高,可是生产水泥的好原料。”张福强解释,不但惹人厌的粉尘可以卖钱,处置线两道磁浮筛分工序“挑”出的大量金属物,照样可以送到外地,回炉炼钢炼铁。
????因此,纵观整条处置线,这里的建筑垃圾循环利用率可达90%以上。
????据权威部门统计,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至40%,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便被运往郊外。这些垃圾采用露天堆放或者填埋的方式简单处理,不仅占用大量土地,还会因遗撒和粉尘飞扬污染环境。
????按照相关规划,除了先期投用的首钢园区处置线,北京市近期还将建成多座循环利用式建筑垃圾处置项目,逐步减少全市建筑垃圾填埋量。

位于首钢老工业区的建筑垃圾回收项目场地,北京市首座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线投产试运行。本报记者和冠欣摄

建筑垃圾循环处理线闲得慌

本报记者 刘宇鑫

图片 1

“吃”下去的是砖头、混凝土块之类的建筑垃圾,“吐”出来的却是可以替代天然砂石的再生建筑骨料。通过一系列破碎、分拣、筛分等处置工艺后,建筑垃圾循环利用率可达90%以上。昨日,首钢环境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向安披露,建在首钢石景山园区内的本市首座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线已投产试运行,设计年处理能力100万吨,这意味着首钢老厂区里大规模拆除改造工程所产生的建筑垃圾有了新去处。

在首钢资源公司固废实验室,工作人员展出了众多将建筑垃圾变废为宝的转化成果。记者
孙戉 摄

据估算,北京每年建筑垃圾产生量高达3500万吨,利用率还不到30%,建筑垃圾资源化产业有巨大提升空间。

建筑垃圾成了城市的心病,废砖废土只能找地儿掩埋,不仅浪费土地资源还污染了环境。市政协城建环保委调研显示,北京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约3500万吨,但利用率还不到30%。

建筑垃圾可就地“消化”

在首钢园区,有一条全封闭的建筑垃圾处置线,能让建材垃圾“涅槃重生”,循环利用率达90%以上。“吃”下去的是砖头、混凝土块,“吐”出来的是可以替代天然砂石的再生建筑骨料,这条全市唯一的建筑垃圾循环处理生产线,每年可吃进消化100万吨建筑垃圾。但记者昨天探访获悉,这条生产线今年4月投产以来大半闲置,产能利用率仅20%左右。

首钢石景山园区西部,在首钢停产前原本是堆放炉渣的“渣场”。虽然钢渣堆成的小山早已被清理,但随着首钢园区内拆除改造工程的深入,一座座由建筑垃圾堆积而成的小山,又成了这里的新“住户”。

建筑垃圾就地“消化”

最新在这里落脚的,要数厂东门内特重型厂房的“零件”,瓷砖、砖头以及还绑着钢筋的混凝土块。个头儿小的,抓一把能从手指缝里漏下去;个头儿壮的,想给它翻个身都费劲。如今,“渣场”里数千立方米建筑垃圾已经摞起了一座五六米高的山包,全部都被黑色的苫布包裹着。

驱车赶往首钢园区的南半边,路两侧钢铁工业遗存的气息淡去,眼前大量石料堆成了山包,细软的小石子上紧紧地裹着黑色的苫布。这些石头并非天然,而是再生的骨料,它们的“前世”在另一侧——形状不一的石料废材正等待着处理。

据初步估算,等首钢老厂区内建筑拆除工程全部完成,垃圾产生量少说得有1000万立方米。如今,一条通体蓝色的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系统已经建成,就屹立在“渣场”中心。这条主要依靠传送带连接的处置线,可以把一块块建筑垃圾囫囵个儿地吞下肚。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处置线的送料口是距离地面三四米高的一个漏斗,漏斗下方已经堆出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土坡,不断有铲车开上来,把刚刚从山包下取出的建筑垃圾倒进漏斗。

首钢停产前,这里原本是堆放炉渣的“渣场”,钢渣堆成的小山早已被清理,但随着园区内拆除改造工程深入,建筑垃圾堆积成的小山成了这里的新“住户”。据介绍,等首钢老厂区内建筑拆除工程全部完成,垃圾产生量少说也得有1000万立方米。为了解决这些建筑垃圾的处置难题,“渣场”中心的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流水线今年4月投产。通过一系列破碎、分拣、筛分等处置工艺后,生产线吐出来的是环保骨料建材,可以作为生产沥青混凝土、透水砖的重要材料。

再生骨料可铺路

年节约百亩垃圾填埋占地

一铲子建筑垃圾“下肚”,近3米高的处置线“嗓子眼”里马上传出了剧烈的摩擦声,听上去就像有无数石块在敲击钢板。

由于空气红色预警要求停产,昨日这里的厂房一片安静。在展示区,各种型号的齿条板、炉渣工艺品、金属块、石板、透水混凝土都贴着标签,排列得整整齐齐,这些都是再生骨料加工出的样本,引来不少参观者竞相拍照。

“那是刀盘正在对建筑垃圾进行‘粗破’。”现场值守的首钢资源公司经理张福强介绍,首钢环境公司打造的全市首家封闭式建筑垃圾资源化项目——城市资源循环利用中心,占地150亩,设计年处理建筑垃圾100万吨,与传统的填埋法相比,每年可节约土地100亩。

“再生骨料可用于生产混凝土、路沿石、透水砖等建筑材料,100%替代天然骨料。”首钢资源公司经理张福强介绍,今后,这些骨料将主要用于首钢园区内的道路建设工程,相比从北京周边购买天然开采的骨料,既保护环境,又节省大量运费。园区内西十筒仓广场上铺的“生态砖”就是来自这儿,不仅更抗压,透水性也更好。目前,草桥回迁房小区的路面、北京建筑大学实验六号楼主楼体,都用上了首钢产出的绿色建材。

“该项目是北京市实施建筑垃圾资源化的首批示范项目之一,未来将成为北京市首批集建筑垃圾资源化、技术研发为一体的环保中心。”张福强说,从科学角度来看,建筑垃圾经过科学回收、精细化分拣完全可以筛选出作为再生原料的优质骨料,实现循环利用。

建筑垃圾是放错了地儿的资源。即便是看似无用的有机杂物,最后也被送到了首钢鲁家山焚烧厂发电。据介绍,这片占地158亩的“城市资源循环利用中心”,设计年处理建筑垃圾100万吨,与传统的填埋法相比,每年可节约土地100亩。

经过“粗破”后,建筑垃圾被切分成直径200毫米以下的大颗粒,然后随着传送带进行风选、磁选等物理化分离处置,先后分拣出建筑垃圾中混杂的木块、纸张、钢筋、塑料等杂质,产生可以代替天然砂石的再生骨料。有意思的是,在最终形成骨料之前,这些颗粒在处置线上还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根据道路建设所需骨料的配比,它们分别会被切成直径20至35毫米、5至20毫米以及5毫米以下的小颗粒。

建筑垃圾大量回收成难题

“这些再生骨料可用于生产混凝土、路沿石、透水砖等建筑材料,100%替代天然骨料。”王向安说,今后,这些骨料将主要用于首钢园区内的道路建设工程,相比从北京周边购买天然开采的骨料,既保护环境,又节省大量运费。

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至40%,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便被运往郊外,扬尘问题成了污染环境的一大“真凶”。

粉尘回收二次利用

工作人员介绍,这套建筑垃圾处置线虽然是全封闭的,不过颗粒破碎过程中产生大量粉尘,处置线内部专门配置了多个“吸尘器”,每一台“吸尘器”都与一条通风管道相接,最后把整条处置线内部产生的粉尘都汇集到一处,利用布袋收集。

这套建筑垃圾处置线虽然是全封闭的,但颗粒破碎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粉尘,依旧得有个合适的去处。

“粉尘‘纯度’相当高,是生产水泥的好原料。”张福强说,惹人厌的粉尘可以卖钱,处置线两道磁浮筛分工序“挑”出的大量金属物,照样可以送到外地,回炉炼钢炼铁。这条生产线出产的再生骨料,最近半年内已销售了4万吨,质量也经受了市场的检验。

为此,处置线内部专门配置了多个“吸尘器”,而且,每一台吸尘器都与一条通风管道相接,最后把整条处置线内部产生的粉尘都汇集到一处,利用布袋收集。这一招,不但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粉尘污染,还能产生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粉尘‘纯度’相当高,可是生产水泥的好原料。”张福强解释,不但惹人厌的粉尘可以卖钱,处置线两道磁浮筛分工序“挑”出的大量金属物,照样可以送到外地,回炉炼钢炼铁。

不过,目前建筑垃圾的大量回收仍比较困难,很少有企业会主动将拆除的建筑垃圾专程运过来。虽说处置线的产能达100万吨,但半年多来处理量还只有10万吨,相比北京3500万吨每年的建筑垃圾数量如同九牛一毛。

因此,纵观整条处置线,这里的建筑垃圾循环利用率可达90%以上。

据权威部门统计,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至40%,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便被运往郊外。这些垃圾采用露天堆放或者填埋的方式简单处理,不仅占用大量土地,还会因遗撒和粉尘飞扬污染环境。

按照相关规划,除了先期投用的首钢园区处置线,北京市近期还将建成多座循环利用式建筑垃圾处置项目,逐步减少北京市建筑垃圾填埋量。(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