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筹备新一批年内开工项目

摘要: 审批进度全面提速全程监控落实情况
种种迹象表明,国家发改委的项目审批速度正在加快。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国家发改委筹备了新一批年内开工项目,正在落实相关手续,该批项目将主要集中在结构升级和科技创新两大领域。
有消息人士透露,在为了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空间的目标下,政策工具箱正在逐渐打开,发改委的项目审批速度就是其中一项。有发改委官员表示,当前应该“理直气壮”地抓投资,尤其是现在这个阶段,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外需难有明显提升,消费是个慢变量,起关键作用的还是投资。
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李自然对记者表示,2015年整个世界经济的复苏都比较疲弱,因此外需不可能有很大的改善,而消费需求能有平稳增长就很不错了。所以拉动经济发展,还是要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切实提高投资的效率。现在的投资已经不完全是传统意义上的“铁公基”,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现在的投资主要用于补短板、调结构、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国家发改委在2014年就推出了七大工程包和六大消费工程。
据记者了解,国家发改委对于重大工程项目准备的前期工作已经开始提速,各地发改委均已学习了国家发改委徐绍史主任在积极作为稳定增长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精神,根据国家发改委部署,做到“三个牢牢抓住”,抓好重大工程、创新投融资机制、核准制度改革三个方面。徐绍史尤其强调,要抓好落实。认真组织开展“三比一看”活动,尽快牵头制定“比落地”“看实效”具体操作办法,扎实推进重点工程、重大项目、三维项目、城乡基础设施六大提升工程等工作,调动和依靠各方面力量,共同把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贯彻好落实好,确保政策取得预期实效。
一些地区也确实加快了重点项目的推进工作。进入4月以来,各省市纷纷推出具有各省特色的重大项目工程。江西省2015年第一批省重点项目安排193项,总投资6970亿元,年度计划投资1502亿元。江西省省长鹿心社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扎实推进重大项目建设,是稳增长、调结构、增后劲的重要抓手,他要求加快推进全省重大项目建设,事关稳定经济增长大局。福建省省发改委、省海洋经济办正式印发《2015年福建省海洋经济重大项目建设实施方案》,确定全省重点推进254个海洋经济重大项目,涉及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洋工程装备和船舶修造等12个领域。
有专家分析,发改委重大项目提速可能还会以其他形式出现,比如一年多来一直在做的简政放权,通过发改委的政务服务大厅,建立审批核准的快速通道,主动服务优化程序,尽量缩短审核周期。此外,截至3月底,中央本级投资计划绝大部分已经下放完毕,地方的中央预算内投资也在安排中。
这一点也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司巡视员欧鸿的验证。欧鸿在发改委一次内部会议中表示,投资司目前有三项工作,其中一项就是动态掌握项目建设进展情况,同时,不断充实和实施好重大项目工程包。此外,投资司还表示要搭建金融机构与重大工程实施主体的对接平台,促进解决重点项目和重点领域的资金保障问题,建立多元化的资金保障机制。
“经济危机之后,我国长期依靠的国际贸易快速增长不会重现。同时次贷危机之后国际分工还停留在原有模式,这使得我国从产业链低端攀升到高端困难重重。为此,未来产业结构中需求空间主要还在国内。由于消费需求要用较长时间才能启动,要稳定中国经济,提高居民收入,从而提高国内需求,仍然需要投资的支持。我们不能因为过去投资中的一些失误就忽视投资。当前我国基础设施还比较薄弱,基础设施投资既可以稳增长,又可以帮助产业结构升级,是一箭双雕之策。”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郭杰说。
根据此前口径,国家发改委的重点工程项目将体现在“七大工程包,六大消费工程,三大战略,重大装备走出去和国际产能合作”几个方面。其中,科技创新,结构升级方面将呈现更为积极的推进态势。李自然表示,要充分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提高投资效率,其具体路径就是要解决投什么、谁来投、怎么投三个重大问题。其中,投什么主要就是补短板、调结构,以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

【中国经营网注】在经济增长传统动力减弱的背景下,结构调整出现了新的亮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第二产业,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超过了投资。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认为,这两个结构上的重大变化,说明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在不断地提升。  据徐绍史介绍,发改委目前正在“精简审批、规范中介、并联核准”,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精简审批即是将现有的30多个部门的前置审批简化为两到三项,其他事项全部实现网上并联审批。不仅如此,中介服务信息也将实现上网公开,提供什么服务、收费是多少、时间要多久这些信息都将可以方便地在网上查询。  除此以外,发改委改革工作的另一个重点是投融资体制改革。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困难要比预想的多,结果比预想的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用两句话概括了2014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这一年,中国经济走得绝不轻松,7.4%的增长速度为新世纪以来最低水平。  2015年,政府将经济增长目标下调至7%左右。徐绍史认为,这个数字充分考虑了稳定经济增长和推进结构调整的双重需要,也充分考虑了就业、收入等民生要求。  徐绍史对完成经济增长7%的目标很有信心,他用“压力不小,利好不少,信心不减”来概括今年全年的经济趋势,并表示新常态下宏观调控的新作为是发改委最核心的任务。  实现7%“压力不小”  我国上一次经济增速低于7%还要追溯到遥远的1990年。而对于如今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来说,7.4%的增长速度不仅让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了10万亿美元,其所产生的8000亿美元经济增量,已经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中等经济体。  徐绍史认为“结果比预想的好”,这个“好”首先体现在经济增长运行在合理的区间:CPI上涨2%,物价保持稳定,尤为突出的是去年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这个直接关系民生的数字超过了去年初的预期。  在经济增长传统动力减弱的背景下,结构调整出现了新的亮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第二产业,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超过了投资。徐绍史认为,这两个结构上的重大变化,说明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在不断地提升。  对于7%这个新目标,徐绍史“信心不减”的同时,也承认“压力不小”。从国际层面来看,美元走强、油价下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分化、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等不稳定因素,都会对中国经济构成影响。  从国内层面来看,徐绍史坦言“增长动能青黄不接”,房地产、财政、金融、企业都存在潜在的风险,环境的制约也在持续强化。  看到了困难,也要看到机遇。徐绍史认为2015年中国经济“利好不少”。这些利好体现在,全面深化改革将不断释放市场主体的活力和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创新驱动又在孕育新的增长动力。  投资要起关键作用  正如徐绍史所言,2015年全球经济局势错综复杂。在外需难以改善的情况下,消费和投资在“三驾马车”中的带动作用更显突出的部分。徐绍史强调,对于拉动经济增长而言,“消费是起基础作用,投资要起关键作用。”  2014年,发改委推出了“七大重大工程投资包”,并在多个场合强调要打出投资“组合拳”。与此同时,发改委频频出手的审批动作引起了外界的关注,有外媒估算这些动作涉及到的资金超过7万亿元。  这是不是又在搞“强刺激”?面对这样的质疑,徐绍史明确回应:“不存在强刺激这个问题。”他说:“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而且现在还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我们投资领域很大,投资潜力也很大,所以我们在一些需要投资的领域来加强投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谓“需要投资的领域”,发改委在多个场合也给出了清晰的解释,即补短板、调结构、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  发改委酝酿继续改革  回顾2014年,让国家发改委“上头条”的重磅新闻除了重大项目审批,就是简政放权了。  据徐绍史介绍,发改委目前正在“精简审批、规范中介、并联核准”,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精简审批即是将现有的30多个部门的前置审批简化为两到三项,其他事项全部实现网上并联审批。  不仅如此,中介服务信息也将实现上网公开,提供什么服务、收费是多少、时间要多久这些信息都将可以方便地在网上查询。  除此以外,发改委改革工作的另一个重点是投融资体制改革。  2014年,发改委推出了80个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营运的示范项目,这些项目涵盖了交通基础设施、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工程等多个领域。据徐绍史介绍,80个项目中有49个吸引到民间投资的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民间投资占比达到了64.1%,增长18.1%,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整体幅度。  徐绍史介绍,今年发改委掌握的中央预算内投资4776亿,不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1%。“更重要的是,用我们所掌握的预算内投资来撬动社会投资,就是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基金、信贷、保险各种投资公司合作,一起来参与投资,加大投资的规模。”徐绍史说。

“困难要比预想的多,结果比预想的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用两句话概括了2014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这一年,中国经济走得绝不轻松,7.4%的增长速度为新世纪[-2.67%
资金
研报]以来最低水平。  2015年,政府将经济增长目标下调至7%左右。徐绍史认为,这个数字充分考虑了稳定经济增长和推进结构调整的双重需要,也充分考虑了就业、收入等民生要求。  徐绍史对完成经济增长7%的目标很有信心,他用“压力不小,利好不少,信心不减”来概括今年全年的经济趋势,并表示新常态下宏观调控的新作为是发改委最核心的任务。  实现7%“压力不小”  我国上一次经济增速低于7%还要追溯到遥远的1990年。而对于如今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来说,7.4%的增长速度不仅让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了10万亿美元,其所产生的8000亿美元经济增量,已经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中等经济体。  徐绍史认为“结果比预想的好”,这个“好”首先体现在经济增长运行在合理的区间:CPI上涨2%,物价保持稳定,尤为突出的是去年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这个直接关系民生的数字超过了去年初的预期。  在经济增长传统动力减弱的背景下,结构调整出现了新的亮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第二产业,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超过了投资。徐绍史认为,这两个结构上的重大变化,说明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在不断地提升。  对于7%这个新目标,徐绍史“信心不减”的同时,也承认“压力不小”。从国际层面来看,美元走强、油价下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分化、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等不稳定因素,都会对中国经济构成影响。  从国内层面来看,徐绍史坦言“增长动能青黄不接”,房地产、财政、金融、企业都存在潜在的风险,环境的制约也在持续强化。  看到了困难,也要看到机遇。徐绍史认为2015年中国经济“利好不少”。这些利好体现在,全面深化改革将不断释放市场主体的活力和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创新驱动又在孕育新的增长动力。  投资要起关键作用  正如徐绍史所言,2015年全球经济局势错综复杂。在外需难以改善的情况下,消费和投资在“三驾马车”中的带动作用更显突出的部分。徐绍史强调,对于拉动经济增长而言,“消费是起基础作用,投资要起关键作用。”  2014年,发改委推出了“七大重大工程投资包”,并在多个场合强调要打出投资“组合拳”。与此同时,发改委频频出手的审批动作引起了外界的关注,有外媒估算这些动作涉及到的资金超过7万亿元。  这是不是又在搞“强刺激”?面对这样的质疑,徐绍史明确回应:“不存在强刺激这个问题。”他说:“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而且现在还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我们投资领域很大,投资潜力也很大,所以我们在一些需要投资的领域来加强投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谓“需要投资的领域”,发改委在多个场合也给出了清晰的解释,即补短板、调结构、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  发改委酝酿继续改革  回顾2014年,让国家发改委“上头条”的重磅新闻除了重大项目审批,就是简政放权了。  据徐绍史介绍,发改委目前正在“精简审批、规范中介、并联核准”,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精简审批即是将现有的30多个部门的前置审批简化为两到三项,其他事项全部实现网上并联审批。  不仅如此,中介服务信息也将实现上网公开,提供什么服务、收费是多少、时间要多久这些信息都将可以方便地在网上查询。  除此以外,发改委改革工作的另一个重点是投融资体制改革。  2014年,发改委推出了80个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营运的示范项目,这些项目涵盖了交通基础设施、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工程等多个领域。据徐绍史介绍,80个项目中有49个吸引到民间投资的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民间投资占比达到了64.1%,增长18.1%,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整体幅度。  徐绍史介绍,今年发改委掌握的中央预算内投资4776亿,不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1%。“更重要的是,用我们所掌握的预算内投资来撬动社会投资,就是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基金、信贷、保险各种投资公司合作,一起来参与投资,加大投资的规模。”徐绍史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