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水泥去年净利暴跌90% 一季更巨亏5亿

摘要:
4月13日,冀东水泥发布的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56.6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而其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仅为3471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89.92%。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下跌,公司表示主要是受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和水泥产能过剩、房地产市场不景气等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公司产销布局的东北、华北、西北、西南等区域市场供需矛盾突出,使公司平均水泥销售价格较同期下降10.01%。
此外,公司发布的2015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6.4亿元-5.5亿元。
对于业绩普遍低迷的水泥板块,专家分析称,水泥需求有30%来自房地产,40%来自基建,其余30%来自农村建设,中央虽出台了房地产宽松政策,但今年首季房地产市场仍不稳定,加上农历新年后,水泥市场启动缓慢,使得今年一季度水泥市场行情冷淡。然而,随着去年第四季度逾万亿元基建项目获批,今年建设活动将会加速,从而带动水泥需求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冀东水泥的主要业务分布在华北地区,安信证券报告指出,京津冀一体化或将给华北地区水泥产业带来曙光。华北地区水泥产业经历了2012-2014年需求低迷、盈利水平差的底部区域,京津冀一体化政策将从需求拉动与环保趋严的供给收缩两方面助力华北地区供需状况改善。

“京津冀一体化”概念持续升温,不仅让当地的房价一飞冲天,也让活跃在此的基建企业迎来发展契机。

摘要:
目前,金隅股份已经复牌,而冀东水泥仍处于停牌之中。在市场环境倒逼水泥行业持续整合的大背景下,金隅股份入主冀东集团可谓是顺应趋势,也有利于改善行业竞争格局。但需注意的是,若上游煤炭的价格持续上升,下游房地产投资、基建的表现低于预期,这都将影响水泥行业的盈利。于是,“1+1”最终能否大于“2”,还有待观察。
  本应引起热炒的京津冀未来水泥新龙头在二级市场意外“遇冷”。   
  对于水泥业而言,最近的大新闻莫过于金隅股份即将入主冀东集团。这桩被视为继中国建材与中国中材合并之后又一“超级重组事件”,以其合作程度之深、合作进展之快为业内所普遍看好。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金隅股份复牌当日(4月18日),尽管公司股价以预料中的涨停板开盘,但二级市场最终却以2.85%的日涨幅做出回应。而复牌次日,金隅股份的股价报收9.24元,并下跌1.39%。
  
  细细分析下来,这桩“1+1”的重组能否获得大于“2”的效果还需打上问号。
  
  这次重组方案由“股权重组”和“资产重组”两部分组成,即金隅股份以现金方式获得冀东集团不低于51%的股权,与此同时冀东集团旗下的冀东水泥增发A股获得金隅股份及/或冀东集团的水泥及混凝土等相关业务、资产。重组完成后,金隅股份成为冀东水泥的实际控制人,而冀东水泥则将囊括金隅股份和冀东集团的所有水泥及混凝土等相关资产。
  
  冀东水泥为冀东集团水泥产业的核心企业,是华北地区最大的高标号水泥供应商。金隅股份的主要业务覆盖高标号水泥、家具、加气混凝土、房地产开发经营等。其中,水泥业务的营收份额仅次于公司房地产开发业务。
  
  可以肯定的是,合并后,京津冀地区将诞生水泥新龙头,极大地提升竞争力。
  
  根据中国水泥协会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度中国水泥熟料产能二十强中,冀东水泥与金隅股份分别以6956.4万吨、3255万吨的产量位列第4和第11位。若两家企业的水泥资产顺利合并,这意味着新冀东水泥的产能将超过1亿吨,一举超过中国中材从而跃居全国第3位。此外,新企业在京津冀地区的优势将更为明显。
  
  国泰君安的数据表明,2015年冀东水泥与金隅股份在京津冀地区的水泥熟料市占率分别为28%、29%,合并后将达到57%,市占率过半。
  
  体量大幅增加无疑是此次重组给双方的水泥业务所带来的最为直观的变化。然而,一个问题却摆在金隅股份与冀东集团面前——新的冀东水泥该如何面对盈利能力逐年下降的现状?
  
  首先,在主体业务水泥业务方面,合并前的冀东水泥与金隅股份的产品毛利率均在下滑。
  
  对这两家公司而言,水泥业务占据了重要地位。其中,冀东水泥更是以来水泥产品过活。以2015年为例,金隅股份的水泥业务营收为108.29亿元,占总营收的26.83%。而冀东水泥的水泥产品更是为公司贡献了94.99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的85.51%。
  
  自2013年起,这两家公司水泥业务的盈利能力变弱。冀东水泥的水泥业务毛利率由2013年的27.01%降至去年的16.67%,金隅股份则由2013年的18.17%减少至13.33%。受此影响,金隅股份近两年水泥业务的营业利润年均增速为-14.21%,而冀东水泥则为-23.27%。其中2015年金隅股份水泥业务营业利润同比下滑达28.29%,冀东水泥则为46.36%。
  
  营收规模均由2013年的130多亿元萎缩至100亿上下的水泥业务,成为两家公司近两年业绩走下坡路的主因。冀东水泥2014年净利润为0.35亿元,较2013年下降89.92%。到2015年,公司亏损达17.15亿元,净利润降幅扩大至5041.92%。值得注意的是,在最新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中,冀东水泥继续亏损7.8亿-8.8亿元,亏损程度较去年同期有所放大。金隅股份2015年实现净利润20.17亿元,较2014年下降16.73%。此为公司继2014年净利润下滑之后的“二连降”。
  
  水泥业绩颓靡的背后反映的是由区域性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不旺所造成的行业境况不佳。
  
  对于华北地区的水泥产业来说,2015年着实糟糕。受下游房地产市场整体延续回落态势与基建整体表现乏力的影响,水泥行业去年的市场需求低迷。其中,房地产投资创近十年新低的1%增速,更是直接导致水泥需求大幅下滑。从区域上看,华北地区更为严重。2015年华北地区的水泥产量为19776万吨、同比下滑14.60%,位列六大地区的倒数第2位。该地区水泥行业全年亏损42.1亿元,利润率为-6.36%,遭遇全行业亏损。
  
  再以河北省为例,根据河北建材业经济运行统计数据分析显示,2015年河北省水泥行业实现利润总额-15.4亿元,而2014年同期则为盈利10.2亿元。由此可见,京津冀地区水泥行业的现状在一定程度上给这次重组打了“折扣”。
  
  当然,去产能与优化供给侧的措施已经在在京津冀地区有所实施。根据国泰君安的数据,2015年京津冀地区新增产能压力仅1.88%。此外,河北省工信厅近日发布的《关于2015年重点工业行业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情况的公告》也透露,河北水泥行业去年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625万吨,并于近期强制拆除了35家水泥企业。
  
  不过,优化供给侧的效果还需加强。国家统计局石家庄调查队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石家庄市水泥价格同比下降7.5%,不仅延续了去年的下降趋势,且降幅比上一季度扩大4.9个百分点。
  
  目前,金隅股份已经复牌,而冀东水泥仍处于停牌之中。在市场环境倒逼水泥行业持续整合的大背景下,金隅股份入主冀东集团可谓是顺应趋势,也有利于改善行业竞争格局。但需注意的是,若上游煤炭的价格持续上升,下游房地产投资、基建的表现低于预期,这都将影响水泥行业的盈利。
     于是,“1+1”最终能否大于“2”,还有待观察。

北京市长王安顺日前在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表示,要在一张图上规划京津冀发展,三地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上已分别对一体化发展做出部署,包括交通一体化、产业承接和基础设施建设等。

建设京津冀一体化,基础设施将起到领跑的作用。国家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力度的同时,会牵涉到棚户区、保障房、铁路地铁等多方面,一批上市公司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类上市公司将从中受惠。

以水泥产业为例,这个行业自去年以来,尚能保持较好的盈利,但产能大、供需矛盾加剧仍在制约着行业发展。

4月8日,生意社水泥分析师赵雪称,京津冀一体化建设中,尤其华北地区的冀东水泥、金隅股份等上市企业,将迎来业绩利好。“国家如果加大基础建设的投资,水泥作为建筑的基础原料,将得到利好机会,从而拉动水泥、熟料的需求量。”她说。

其中,金隅股份2013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43.46亿元,同比增长32.18%,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32.15亿元,同比增长8.30%。

安信证券分析称,金隅股份的水泥业务主要布局在京津冀地区,产能占比80%,京津冀一体化政策将拉动区域建设需求,“目前河北部分地区水泥实现了提价,价格高于去年同期,目前供需状况较好,预计后续仍然具备提价空间”。

而冀东水泥作为华北水泥龙头企业,约有33%的水泥产能在京津冀地区,同样也会成为京津冀建设一体化的受益者。

赵雪表示,现阶段,各地建筑工程逐渐启动,尤其是华北地区,水泥需求处于刚刚回暖阶段,伴随着京津冀城市群的建设、保定廊坊首都功能疏解及核心区生态建设需要加大城市间的基础设施建设,水泥市场有望在局部迎来“暖春”。

笔者还了解到,随着铁路、地铁等交通建设的不断加码,铁路用钢类和建筑用钢类的企业也将从中受益。

目前,由于钢材市场持续不景气,国内钢厂普遍业绩不理想。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河北省入统的有同比数据的73家重点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7.28亿元,其中,有35家钢铁企业处于累计亏损状态,亏损企业数量比2013年年底增加23家,已经占入统企业总数的47.95%。

如今,纳入京津冀范围内的钢铁企业,将迎来业绩翻身的机会。“这种区域性刺激政策对区域市场带动比较明显。”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说。

其中,包钢股份为国内四大重轨生产企业之一,目前拥有两条钢轨生产线,生产能力分别是60万吨和90万吨,2010年,其重轨贡献利润占该公司利润比率为35%以上。此后,由于国家对铁路建设的政策调整,导致其重轨产销量有所下降,收入减少。

包钢股份副总经理刘金毅曾称,最近两年的合同主要在兰州局和新疆局,主要建设西北的铁路,但“那边受气候影响比较明显,这个季节需求量就少一些,4月份以后又很大了”。

刘金毅说,包钢股份的重轨产量去年重新恢复到140万吨左右,今年重轨销量有望保持在140万吨~150万吨,与去年持平。

不过,一家长期关注铁路用钢的企业高层称,国家新建铁路的资金今后主要是往中西部投放,而京津冀的铁路目前已经建设得差不多了,相关企业能从京津冀一体化中获益多少还有待观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