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工业4.0时代的制造业转型路径和方向

如果坐火车来到中国东部的海滨城市青岛,一出车站,就可以看到高35米的大型德式钟楼建筑。青岛火车站是世界上距离大海最近的火车站之一,建筑风格完全复古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乡村教堂。该火车站实际设计者是德国铁路设计师海因里希-锡乐巴(Heinrich-Hildebrand1853-1925),到2025年,刚好是他逝世一百周年纪念。
【建材网】如果坐火车来到中国东部的海滨城市青岛,一出车站,就可以看到高35米的大型德式钟楼建筑。青岛火车站是世界上距离大海较近的火车站之一,建筑风格完全复古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乡村教堂。该火车站实际设计者是德国铁路设计师海因里希-锡乐巴(Heinrich-Hildebrand1853-1925),到2025年,刚好是他逝世一百周年纪念。这个小人物的纪念无足轻重,不过,在中国,2025年却有了新的意义。  就在2015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实施“中国制造2025”,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用10年时间迈进全球靠前方阵。这一宏大命题源头,来自锡乐巴故乡德国提出的工业4.0概念。  同在两会期间,“互联网+”行动计划已写入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核心就是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一直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在这场宏大叙事中又该何去何从。就在青岛,同样难题萦绕在拥有8万多人的海尔集团和只有4000多人的红领集团。如你所知,他们被视为制造业变革的先锋。  真正的变化发生在后台。何谓“后台”?PC时代,互联网对传统产业影响主要集中在产品走下生产线,接触消费者的“前台”。例如营销、流通、售后等环节,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如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的解读,新一代信息技术正从价值传递环节向价值创造环节渗透,对原有传统行业起到很大升级换代作用。我们在此将“后台”限定为价值创造环节,包括供应链、设计、流水线、库存等。冷冰冰的后台曾离用户很远,如今不但距离在拉近,而且有了情感与温度。  关于中国制造业转型是个老话题,本刊曾在2006年封面报道《中国制造斗胆多卖三五块》中,注意到中国制造不涨价的神话被打破,这究竟是在各种成本重压和人民币升值下的短期反应,还是要与过去20年彻底挥手作别?彼时尚不清晰。2012年8月,在封面报道《实业迷途》中,我们观察到中国制造业代表公司,面对持续久、烈度强、层次深、应对难的经济调整陷入“失聪”风险。高增长时代已然远去,升级更加现实而迫切。3年后,虽然转型依然是一条漫长隧道,但已能看到尽头一丝微光。真正意义的转型,不能仅是前台“上网”,而是要通过重新组合后台要素来驱动。  “前台”变化已久,后台的改变刚刚启动。笔者从东北到广东,实地拜访了多家走在变革前线的公司,有如下几个发现:  用户主权兴起,个性化消费需求放大,较终会传导到后台。  个性化与工业化大规模制造有天然矛盾。传统工业时代,个性化需求只能由麻雀型的小生产者来满足需求,现在可以由香港利丰这样的组织者像蜘蛛一样协调掌控整个供应链,在规模化与个性化之间找到较大的平衡点。而红领等公司,也提供了在控制成本前提下全面改造生产线的案例。  中国制造走向智能化之路,亦多有误区,一个误区即机器替代人。好像只要生产线上的工人越少,中国制造业的转型越成功。  后台大变身,而用户往往只感觉到自己获得了更好的关注与取悦,却并不知道变化来自哪里。正如《速度与激情7》里的“天眼”系统,天眼通过驱动人的手机,然后定位跟踪并攻击之,这是具有科幻意味的物联网技术,真正复杂在于后台控制,发动任务前,对前台目标影响“润物细无声”。同样,未来前台与后台制造业转型核心也在后台,但前台与后台并非割裂,一体化反而更强。前台感受到“物理变化”,后台正在发生“化学反应”。  所有这些变化,指向是更分散、更个性化的用户需求呈现在生产现场,通过工业化的方式落地,用户不再是制造业的旁观者与产品的被动接受者。这种背景下,制造业自身应该有哪些应对之道?  1.为订单,而非为库存生产  用友网络高级副总裁郑雨林认为,以淘宝为代表的电商虽然反向对制造业有很大影响,但却救不了中国制造。他认为中国电商就做了一件事情,即降低流通成本,这对制造业而言将带来一个价格越来越低,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环境,却没有解决与用户信息打通,更没有解决智能工厂的问题。简言之,互联网解放了消费者,却没有解放生产者。  牛津大学学者詹姆斯·哈金写了一本书《小众行为学》,书中明确指出,未来社群经济将取代“将所有商品卖给所有人的策略”,在书中他提出了“中间市场”一词,中间市场过去是较广阔的市场,即那些用户并非你较核心的用户,但是他们选择不多,而你的产品又能勉强满足他们的需求。过去他们会成为你的客户,现在不可能了,因为同样的需求可以被另一些竞争者更精准地满足。  当中间市场逐渐萎缩时,唯有实现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高精度的匹配,才能实现双向解放。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运营及供应链管理学教授赵先德认为,互联网的影响正逐渐深入到采购、制造、产品设计,以及这些不同环节的整合,较后形成基于供应链流程的整合创新。生产缝纫机设备的杰克控股,就对这一点深有体会。“我们是缝纫机行业,较终用户就是普通消费者,而需求正发生很大变化,个性化需求明显。现在有些服装,一个型号一个款卖完就没有了,都是小批量的。你要订什么颜色、款式,未来都可以通过虚拟网络来实现。希望哪个工厂做,整个设计过程以及怎么做你都能知道。”杰克控股总裁阮积祥感叹。  阮积祥有点胜剩者为王的感觉,杰克控股位于浙江台州,这里密集分布着许多缝纫机制造企业,自2009年开始,经济危机导致了当地大批同行在生产经营方面遇到困难,杰克启动转型,先是聚焦在缝纫机产品上,到2012年左右,杰克又开始第二轮转型。又强调要聚焦在一类客户身上,即那些有个性化需求、需要进行小批量生产的企业身上。但这样的做法,无论企业内部,还是外部的经销商,都有很多人不理解。  “从2008年开始,中国传统企业逐渐感觉到危机,很多都倒闭,不转型就死掉。浙江企业这两年死得更多,特别是去年更多一些。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不去变革,还是走大批量生产,靠(降低)成本、人工制造为主的道路。”  转型带来的一个后果是,订单总价值变小。有些客户订单,只需要50-100台缝纫机,甚至还有更少的,这对于习惯了大批量生产的杰克控股,显然是个非常别扭的转变。  但阮积祥坚持要在这条路走下去,他早就发现大型缝纫机设备的销售占比正在下降,小型设备的占比在逐步上升。另一方面,他也为这一次转型做好了布局。2009年7月1日,新杰克耗资4500万元人民币,通过非股权、非承债式的方式收购德国Bullmer(奔马)和Topcut(拓卡),奔马和拓卡在世界高端自动裁床产品市场具有巨大的影响力。  收购后,阮积祥在台州下辖临海县建立了一个工厂,该工厂生产线专门生产特殊产品,用阮积祥的话说,这个工厂“是为订单而生产,不是为库存而生产”。  为订单生产,而非为库存生产,就是要实现更智能化的“后拉式”生产。所谓后拉,与前推相对应,前推指不管下一个环节真正需要多少,只要前面做多少就往后面压多少。按照以前的方式,则较终造成库存量会大量增加。而现在要以客户订单为基础,营销部门给制造部门下订单,从后道工序拉前道工序,例如涂装给精加工下订单,精加工给铸造下订单,理论上说,如果这种需求每一层传递的都是精准的,可以实现零库存生产。  要想拥有定制生产能力,较初阶段必须承担收益没有增加,成本反而上升的后果。阮积祥感叹:“我也没办法,因为客户需要。”现在杰克工厂定制能力越来越强,每台设备功能却更简单,甚至单一。未来,或许会出现每一台设备功能都是单一并且的,这样意味着,每一种客户需要都能找到一台对应这种需求的设备。  并非所有企业较终都要走上个性化定制之道路,完全排斥规模化生产。用友网络副总裁王健认为,真正趋势应该是“规模化定制”,定制产品与大规模批量生产仍旧共存。  郑雨林举了个例子,个性化产品应该是“软硬结合”的概念,而不是一提到个性化,就是产品物理属性的性。例如,同样是苹果手机,每个用户使用时下载的APP是不一样的,每一台手机也是个性化的产品,因为它承载了某一位用户特别的使用偏好。  辛辛那提大学特聘教授、工业4.0问题专家李杰告诉本刊记者一个形象比喻:产品的价值就像蛋黄,由此衍生出的服务却是更大的蛋白。可见的东西价值是有限的,不可见的价值却是无限的。  这也意味着,个性化时代要求制造商从卖产品,转向卖服务,因为服务本身就更容易个性化。甚至连机床这样的工业母机都在调整策略,2013年沈阳机床成立了尤尼斯工业服务公司,按照尤尼斯副总经理马少妍的说法,成立尤尼斯就是从卖产品转向卖服务,不只是销售机床,而是提供从设计到建设整条生产线的解决方案。尤尼斯正尝试以租代卖的形式销售机床,用户先付10%到20%的保证金,之后以每小时25到30元费用购买这台机床使用费,不开机不付费。  马少妍打开手机,给笔者看他们的一个平台系统,这款APP可以实时显示每台在线机床工作状态。不只是机床,许多APP都可以做到在线监控工厂实时工作,出现问题发送预警,在线寻找解决方案。“未来工厂可能就是一个普通人操作,他有台机床放在后院,通过网络就可以接单生产。”  马少妍看来,智慧工厂不只变革了生产力,也改变了生产关系。 
1/2 记录数:2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制造业是泛指一切加工天然原料的行业,经物理变化或化学变化后成为了新的产品,不论是动力机械制造,还是手工制做;也不论产品是批发销售,还是零售,均视为制造。

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近年来随着德国工业4.0的概念推出,中国也相应的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加的指导政策,试图用中国在互联网和信息化领域的强项来促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根据国家统计局 《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与代码(GB/T
4754-2002)》,中国的制造业门类包括13—43大类。

中国的制造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自改革开放后,长期以来都是以出口加工为主的低端制造,处在产业链的价值低端。国家为了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制定了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的战略方针,也就是两化融合。

中国的制造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自改革开放后,长期以来都是以出口加工为主的低端制造,处在产业链的价值低端。国家为了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制定了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的战略方针,也就是两化融合。近年来随着德国工业4.0的概念推出,中国也相应的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加的指导政策,试图用中国在互联网和信息化领域的强项来促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制造业的信息化主要在ERP、供应链、设计、OA、自动化和MES等领域,以前主要是以国外厂商的产品销售、代理和集成为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内厂商开始通过项目实施的形式来介入,仅MES和APS就有近百家,这些企业有比较强的软件开发能力,并了解企业的工厂、车间、机器、物料和人的管理流程,自己研发了MES、APS等软件,但是这些软件很难形成标准化、统一化的产品,因此也很难成长。大部分的MES、APS软件实施厂商都是通过项目实施来维持生存,而且现在制造业企业也比较缺钱,不大容易拿得出较高的资金来实施信息化改造。

制造业的信息化主要在ERP、供应链、设计、OA、自动化和MES等领域,以前主要是以国外厂商的产品销售、代理和集成为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内厂商开始通过项目实施的形式来介入,仅MES和APS
就有近百家,这些企业有比较强的软件开发能力,并了解企业的工厂、车间、机器、物料和人的管理流程,自己研发了MES、APS等软件,但是这些软件很难形成标准化、统一化的产品,因此也很难成长。大部分的MES、APS软件实施厂商都是通过项目实施来维持生存,而且现在制造业企业也比较缺钱,不大容易拿得出较高的资金来实施信息化改造。

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升级涉及到机器换人、自动化生产线、工人专业技能的提升、管理水平的提高、企业高层的远见等等,并不是实施一套软件或信息化就能改变并见到效果的。

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升级涉及到机器换人、自动化生产线、工人专业技能的提升、管理水平的提高、企业高层的远见等等,并不是实施一套软件或信息化就能改变并见到效果的。

传统制造模式是大规模的批量生产方式,标准化、流程化的企业业务管理模式,预制化、固化的软件和服务方式。而新生代的消费主体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接受多元文化的熏陶,追求的品味越来越趋向个性化和差异化,这使得传统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产品服务等过程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多样性和复杂性。

传统制造模式是大规模的批量生产方式,标准化、流程化的企业业务管理模式,预制化、固化的软件和服务方式。而新生代的消费主体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接受多元文化的熏陶,追求的品味越来越趋向个性化和差异化,这使得传统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产品服务等过程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多样性和复杂性。

因此规模化、标准化、预制化的传统生产方式已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定制化需求。中国传统制造业新一轮大洗牌在所难免。摆在这些企业面前的生路要么是转型,要么是升级提升竞争力。

因此规模化、标准化、预制化的传统生产方式已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定制化需求。中国传统制造业新一轮大洗牌在所难免。摆在这些企业面前的生路要么是转型,要么是升级提升竞争力。

而制造业要想真正转型升级,我认为应该按照国家制定的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从供给侧改革,走向价值链高端,利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优势,打通中间流通环节,直接对接和面向用户需求,让需求拉动生产,满足个性化需求,释放过剩产能。

而制造业要想真正转型升级,我认为应该按照国家制定的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从供给侧改革,走向价值链高端,利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优势,打通中间流通环节,直接对接和面向用户需求,让需求拉动生产,满足个性化需求,释放过剩产能。

近来由于人口基数的庞大和市场需求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在国际上处于领先位置,互联网用户有7.1亿,加上移动互联网用户有9.8亿,这里有巨大的消费需求。在电商领域,仅京东、淘宝、天猫就占领了用户流量的80%,他们掌握了用户的消费习惯,可以轻易通过大数据分析出消费者的用户画像、消费习惯,从而掌握个性化需求,但是他们目前的电商平台只能卖库存,无法直接对接工厂。

近来由于人口基数的庞大和市场需求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在国际上处于领先位置,互联网用户有7.1亿,加上移动互联网用户有9.8亿,这里有巨大的消费需求。在电商领域,仅京东、淘宝、天猫就占领了用户流量的80%,他们掌握了用户的消费习惯,可以轻易通过大数据分析出消费者的用户画像、消费习惯,从而掌握个性化需求,但是他们目前的电商平台只能卖库存,无法直接对接工厂。

这就给了制造业极大的机会,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升级的路径和方向应该是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和服务化,要打造数字化工厂,通过机器人替代人工实现自动化,通过软件实现信息化,然后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实现柔性化的生产方式,再通过协同供应链达到跨企业的上下游信息透明、协作设计与生产,直面互联网用户,最终满足个性化时代的定制生产和服务。

这就给了制造业极大的机会,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升级的路径和方向应该是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和服务化,要打造数字化工厂,通过机器人替代人工实现自动化,通过软件实现信息化,然后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实现柔性化的生产方式,再通过协同供应链达到跨企业的上下游信息透明、协作设计与生产,直面互联网用户,最终满足个性化时代的定制生产和服务。

未来将会有一个电商与工厂打通的平台,流程可能是,个性化订单下单,订单的批次整合,工厂的筛选,工厂产能检查,工厂对订单的确认,上游原料供应采购确认,工艺工序确认,排产仿真和确认,物流周期确认,分销商确认,总成本确认,产品设计参数的传递,物料的采购与供应,生产计划排程,生产制造的监控,物流配送的分配,产品的交付,产品使用的跟踪与反馈。

未来将会有一个电商与工厂打通的平台,流程可能是,个性化订单下单,订单的批次整合,工厂的筛选,工厂产能检查,工厂对订单的确认,上游原料供应采购确认,工艺工序确认,排产仿真和确认,物流周期确认,分销商确认,总成本确认,产品设计参数的传递,物料的采购与供应,生产计划排程,生产制造的监控,物流配送的分配,产品的交付,产品使用的跟踪与反馈。

要想达到这样一种生产和服务的模式,工厂应该首先要信息化,但是现在的信息化已经不同于过去时代的信息化了,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并不意味着要采购购买大量的软件,如ERP软件、设计软件、供应链软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等。

要想达到这样一种生产和服务的模式,工厂应该首先要信息化,但是现在的信息化已经不同于过去时代的信息化了,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并不意味着要采购购买大量的软件,如ERP软件、设计软件、供应链软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等。

在新的面向个性化服务、定制化生产方式的时代,整个生产方式都是智能和柔性化的,是需要灵活多变,能够自适应的,而传统软件都是面向大规模标准化制造的,固化的软件,难以适应复杂、快速多变的个性化需求。

在新的面向个性化服务、定制化生产方式的时代,整个生产方式都是智能和柔性化的,是需要灵活多变,能够自适应的,而传统软件都是面向大规模标准化制造的,固化的软件,
难以适应复杂、快速多变的个性化需求。

因此在云端将会出现一些灵活定制的云服务模块,可在云端设立虚拟工厂,满足制造业企业订单接收、配置BOM、采购、计划、物流配送、客服等需求。

因此在云端将会出现一些灵活定制的云服务模块,可在云端设立虚拟工厂,满足制造业企业订单接收、配置BOM、采购、计划、物流配送、客服等需求。

获取订单后,在云端虚拟工厂中,企业可配置产品、物料、产品原型、原材料供应和采购,依据订单排产,仿真模拟,分配物流和分销商。订单需要的原材料采购需求对同样在云端的上游供应商透明,自动触发上游供应商的排产或发货

获取订单后,在云端虚拟工厂中,企业可配置产品、物料、产品原型、原材料供应和采购,依据订单排产,仿真模拟,分配物流和分销商。订单需要的原材料采购需求对同样在云端的上游供应商透明,自动触发上游供应商的排产或发货。

所有设计、采购、生产、装配、运输、销售环节都是通过云端同步,让不同的供应链实体连接起来,自发产生供需关系,和资源上下游传递。

所有设计、采购、生产、装配、运输、销售环节都是通过云端同步,让不同的供应链实体连接起来,自发产生供需关系,和资源上下游传递。

在企业端,传统的像ERP这样的大型固化软件也会被更加灵活的云服务的模式取代,可能是在企业内部的私有云,但是集成了各种管理系统,将各个系统的数据抽象成一个个抽象服务,服务可以进行各种组合,再通过流程将人员服务、自动化服务、工程服务结合起来,这样就能够做到人与人的协作、人与机器的协作、机器与机器的协作、机器与系统的协作、系统与系统的协作,在这个基础上没有ERP概念了,唯一的是与业务相关的服务。

在企业端,传统的像ERP这样的大型固化软件也会被更加灵活的云服务的模式取代,可能是在企业内部的私有云,但是集成了各种管理系统,将各个系统的数据抽象成一个个抽象服务,服务可以进行各种组合,再通过流程将人员服务、自动化服务、工程服务结合起来,这样就能够做到人与人的协作、人与机器的协作、机器与机器的协作、机器与系统的协作、系统与系统的协作,在这个基础上没有ERP概念了,唯一的是与业务相关的服务。

对于企业内部已经部署了MES、ERP、WMS、PDM等系统的,通过共享的数据服务总线将各个系统之间实时的协议、数据转化,打通各自独立的孤岛,形成数据驱动的业务流。再集成生产控制PLC,外部集成物流拉动计划,形成纵向、横向、端到端的集成。

对于企业内部已经部署了MES、ERP、WMS、PDM等系统的,通过共享的数据服务总线将各个系统之间实时的协议、数据转化,打通各自独立的孤岛,形成数据驱动的业务流。再集成生产控制PLC,外部集成物流拉动计划,形成纵向、横向、端到端的集成。

对于工业4.0来说,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CPS,即Cyber Physical
System,就是软件信息世界和物理机器世界的融合统一,如同中国的太极图,阴中抱阳,阳中付阴。也就是机器世界中有软件的控制和指令,信息世界中有机器的运行信息。

对于工业4.0来说,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CPS,即Cyber Physical
System,就是软件信息世界和物理机器世界的融合统一,如同中国的太极图,阴中抱阳,阳中付阴。也就是机器世界中有软件的控制和指令,信息世界中有机器的运行信息。

制造企业的机器、机床、设备、刀具等,都需要通过传感器、适配器、PLC等以SCADA、MTConnect/OPC协议,连接到物联网平台,对设备的加工、运行数据进行采集、处理、检测、分析,并传送到企业服务总线,洞察产品制造执行过程中的缺陷、问题、关联、关系,实现对设备的预防性维护、能耗分析、加工参数优化等。

制造企业的机器、机床、设备、刀具等,都需要通过传感器、适配器、PLC等以SCADA、MTConnect/OPC协议,连接到物联网平台,对设备的加工、运行数据进行采集、处理、检测、分析,并传送到企业服务总线,洞察产品制造执行过程中的缺陷、问题、关联、关系,实现对设备的预防性维护、能耗分析、加工参数优化等。

而对于从信息世界到物理世界,则需要通过智能机器人生产线接受智能化系统的控制指令,例如AR
机器人。

而对于从信息世界到物理世界,则需要通过智能机器人生产线接受智能化系统的控制指令,例如AR+机器人。

在汇总了设备大数据、生产大数据、运营大数据、管理大数据之后,在企业私有云的大数据平台上,可以进行机器学习,模型算法抽象,找出数据之间的隐藏关系和联系,揭示内在规律,通过对时间、质量、成本、效率的关联分析,以及质量分析、生产分析、物料分析、仓储分析、销售分析、客户分析等,了解合格率、故障原因、设备利用率,实现全局调度优化。为企业提供透明展现、通知提醒、预测和运营优化辅助决策。

在汇总了设备大数据、生产大数据、运营大数据、管理大数据之后,在企业私有云的大数据平台上,可以进行机器学习,模型算法抽象,找出数据之间的隐藏关系和联系,揭示内在规律,通过对时间、质量、成本、效率的关联分析,以及质量分析、生产分析、物料分析、仓储分析、销售分析、客户分析等,了解合格率、故障原因、设备利用率,实现全局调度优化。为企业提供透明展现、通知提醒、预测和运营优化辅助决策。

在以上大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可以基于售价、服务水平、库存、总成本、采购、物流、生产周期等约束和目标,推算出所追求的利润模型、成本模型、服务模型,实现基于供应商协作的主生产计划优化,做出需求预测、采购预测、订单预测、交货时间预测,实现利润、营收、成本、服务的价值最大化。真正将数据和信息,变为知识和智慧。

在以上大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可以基于售价、服务水平、库存、总成本、采购、物流、生产周期等约束和目标,推算出所追求的利润模型、成本模型、服务模型,实现基于供应商协作的主生产计划优化,做出需求预测、采购预测、订单预测、交货时间预测,实现利润、营收、成本、服务的价值最大化。真正将数据和信息,变为知识和智慧。

制造业的转型升级需要从封闭走向开放体系,以网络化协同实现制造资源局部优化向全局优化演进。因此企业不但要自己实现制造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还要与云端连接,实现跨区域、跨企业、跨行业的联合设计、联合研发,将传统顺序、独立、碎片化的研发工作在时间、空间范围上交叉重组,整合多方设计资源,将研发流程从串行向并行演进,更进一步的,将业务的合作从单环节协同向全业务全供应链协同演进,从传统长期固定合作向不确定型的随机合作演进,从而实现从产业链级协同向生态平台演进。

制造业的转型升级需要从封闭走向开放体系,以网络化协同实现制造资源局部优化向全局优化演进。因此企业不但要自己实现制造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还要与云端连接,实现跨区域、跨企业、跨行业的联合设计、联合研发,将传统顺序、独立、碎片化的研发工作在时间、空间范围上交叉重组,整合多方设计资源,将研发流程从串行向并行演进,更进一步的,将业务的合作从单环节协同向全业务全供应链协同演进,从传统长期固定合作向不确定型的随机合作演进,从而实现从产业链级协同向生态平台演进。

总之从规模化生产到定制化生产,打造柔性化制造生产范式,以去中心化,去固化、流程化的业务管理模式,实现小规模、多频次、分布式、智能化的分布式制造,靠订单拉动,社会化协作将会是未来制造业的发展方向,而对应的制造业信息化,也必将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并且软件趋向微服务化、灵活配置、按需组合、互相联结的模式。

总之从规模化生产到定制化生产,打造柔性化制造生产范式,以去中心化,去固化、流程化的业务管理模式,实现小规模、多频次、分布式、智能化的分布式制造,靠订单拉动,社会化协作将会是未来制造业的发展方向,而对应的制造业信息化,也必将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并且软件趋向微服务化、灵活配置、按需组合、互相联结的模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