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改革做好“顶层设计”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看中国发展新走向

摘要:   
11月15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发布。《决定》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的细化和深化,其内容对众多行业都具有指导性意义。其中,对强化市场决定性作用、建立城乡统一建设用地市场等内容的详细表述,将对建筑业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我国建筑业经过改革开放后几十年的发展,其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地位不可动摇,但当前暴露的问题也较为突出。建筑业该如何转型?《决定》对建筑业有怎样的指导作用?为此,记者采访了上海鲁班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杨宝明,请他从宏观经济的层面对行业发展进行解析。
  “国”“民”较量值得期待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要紧紧围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推动经济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
  与以往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不同,《决定》首次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专家指出,一个词的变化是对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内涵质的提升,会更好地处理整个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的进程中,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这也意味着未来在要素市场建设和对非公经济放开准入方面将有更多突破。
  对此,杨宝明认为,这对建筑业近几年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他分析,当前在我国建筑业中,国有企业占绝对优势位置,相比而言,民营企业则较弱,且民营企业的表现与国企差距在进一步拉大。这与市场经济的规律并不相符,如果市场成熟,民企的影响将会越来越明显。
当前,大的国有企业改制已基本完成,对国有企业的项目、资金支持力度会不会有调整?调整会不会促进民营企业的发展?国资委会不会减持或退出?这些目前还都没有明确的方向,但此次改革可能是市场格局调整的机会。
  公平规则直指行业顽疾
  据了解,《决定》20次提及“公平”一词,引人瞩目。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出,要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深化科技体制改革。
  
近几年,我国建筑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一大批高、难、精项目的建成彰显出我国建筑业的总体实力。但不可否认,我国建筑业还存在一些不容回避的问题。杨宝明指出,本届政府强调市场化的作用,这对建筑业的市场管理可能会带来不小的影响。
  资质挂靠、不正当招投标、腐败等问题一直是建筑业的顽疾,也是建筑业改革进程推进慢的原因。“这些问题与政策层面不无关系,因为顶层设计的原因,文件中提到的真正的市场公平竞争在建筑业该如何体现给住建部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杨宝明讲道。在文件的指引下,住建部会不会对建筑业的管理方式做出调整?建筑业的格局也可能会因此发生变化。
  他分析道,一方面,政府对建筑业的干预手段较多,准入门槛设得也比较高。对于政府而言,完全可以在招投标制度、国企和民企的比例改造等方面更加公平化、市场化,减少相关干预。
  另一方面,就建筑企业本身而言,其创新、变革能力较弱。“市场经济可以推动上层建筑的变化,上层建筑又作用于市场经济,他们是互相作用的。但现在建筑业的困境就是两方面都比较弱。”杨宝明讲道。
  “当然,造成这种现象的一大原因是,近些年建筑业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其市场环境较好,没有市场的倒逼,即使企业不改革也没有多大的危险。”他补充说。
  新型城镇化带来机遇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传递出明确的政策信号:今后将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完善体制机制,推进城镇化健康发展。
  《决定》提出,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建立兼顾国家、集体、个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合理提高个人收益。
  
据悉,2012年,我国的城镇化率达到52.6%,而按户籍人口计算仅35%左右。“我国的经济需要新型城镇化这样一个抓手来作为新的增长点。”杨宝明讲道。
  但以往推行的城镇化也面临不少困境,农民“被上楼”、城镇化疑似被房地产绑架等问题层出不穷。“如何既利用新型城镇化作为增长点,又避免重复以前的问题,造成城镇化推高房价等难度较大,目前从顶层设计还看不出具体的方向。”杨宝明说。但城镇化将给建筑业的发展带来机遇是毋庸置疑的。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1

11月12日,举世关注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北京胜利闭幕。

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会要求,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关键时期的盛会,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凸显出中国发展新的走向。

坚持发展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

全会指出,全面深化改革,必须立足于我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坚持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这个重大战略判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牵引作用,推动生产关系同生产力、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相适应,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分析指出,全会在总结35年改革开放成功实践基础上,重申发展是第一要务,强调改革是发展的动力,给社会各界吃了一颗定心丸,告诉人们未来中国仍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仍将坚持改革开放。

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全会为我们指明了方向,那就是不仅要在经济领域充分发挥改革的牵引作用,而且要通过深化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党的建设制度改革,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聂高民看来,全会实际上为改革做好了顶层设计。比如,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和重点,制订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的时间表等,中央进一步加强改革的统筹协调,必将推动发展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全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全会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前的提法是基础性作用。对市场作用提法的升级,凸显了中央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的决心,打消了一些人对中国未来发展改革方面的疑虑,预计未来经济体制改革将有一系列新的重大突破。王军说。

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这是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决定的。中国改革发展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市场体系仍不完善、内生动力有待增强、潜在增长率有所下降等突出问题,成为下一步经济体制改革要着重攻克的难关。

全会提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其中包括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着力清除市场壁垒,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等。

聂高民认为,当前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虽然初步建立,但仍然存在不少壁垒,都需要通过下一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来解决。

经济体制改革既要激活微观活力,又要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全会在强调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同时,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

不应当把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对立起来,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都应当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平等参与竞争。聂高民强调。

在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全会提出,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

王军认为,在坚定推进市场化改革解决政府越位问题的同时,要解决好政府的缺位问题。在简政放权、减少对微观经济的直接干预的同时,要加强市场监管,尤其是事中、事后的监管,维护好市场秩序;要增强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职能,大力发展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社会事业。

加快社会事业改革更好满足人民需求

改善民生,是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全会提出,实现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必须加快社会事业改革,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更好满足人民需求。

全会指出,要紧紧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深化社会体制改革,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促进共同富裕,推进社会领域制度创新,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快形成科学有效的社会治理体制,确保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

全面深化改革,要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这正面回应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意味着促进公平正义将进一步提速。王军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丁宁宁说,公平正义不是拉平,而是要让大家在享受同等基本公共服务的条件下,在同样的法治环境下平等竞争。与此同时,要让社会保障体制为人民群众提供最后的支持,让人民在遇到问题时仍然充满希望。

迟福林认为,收入分配改革在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全社会都非常期盼。预计下一步在财税体制改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以及收入规范化等方面将会有更多政策出台。

全会提出,城乡二元结构是制约城乡发展一体化的主要障碍。全会还指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

迟福林说,改革城乡二元结构,促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体化进程,为新型城镇化进程找出了一条路,是促进公平正义的一个重要方面。而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也为下一步农村改革指明了方向。

经济改革和社会改革必须并行推进。聂高民说,全会提出要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创新社会治理,这必将进一步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真正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相关稿件 全面深化改革总部署总动员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在京举行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

相关文章